• 印度9291
  • 印度9291
  • 印度9291

    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布加替尼显神威,让ALK阳性NSCLC成慢性病!

时间:2019-12-25 10:02  作者:9291官网   

ALK基因融合突变一直被称为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的“钻石突变”,顾名思义,靶向治疗有效率高,有效时间长。截止目前,全球共有5种ALK靶向药已经上市,包括克唑替尼、色瑞替尼、阿来替尼、布加替尼、劳拉替尼。今天将要介绍的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布加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的一项研究结果。

 

 

ALTA-1L研究的最新结果公布,一线布加替尼完胜克唑替尼

 

不久前,2019年度欧洲肿瘤内科学学会-亚洲年会(EMSO-ASIA)在新加坡举行,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Ross Camidge教授在大会上报告了Brigatinib(布加替尼) ALTA-1L三期临床研究的最新数据,研究效果再次凸显布加替尼的卓越疗效。ALTA-1L研究是一项全球多中心、开放、随机对照研究,旨在比较布加替尼与克唑替尼治疗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。

 

 
 
 
 

实验设计

 

该研究中,137例患者接受布加替尼治疗,138例患者接受克唑替尼治疗。主要终点是独立评审委员会(BIRC)评估的无进展生存率(PFS)。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(OS)、客观缓解率(ORR)、颅内ORR、颅内PFS、安全性和耐受性。

 

 
 
 
 

PFS超一倍

 

在独立评审委员会(BIRC)评估的PFS里,布加替尼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(mPFS)为 24.0个月,克唑替尼的mPFS为11.0个月。研究者评估的PFS中,布加替尼的mPFS为29.4个月,克唑替尼的mPFS为9.2个月。研究者评估的PFS和BIRC评估的mPFS差别不大,多了5.4个月。但无论是研究者还是BIRC的研究结果,布加替尼与克挫替尼相比,布加替尼的FPS都超一倍,这给患者带来的信心也必定是巨大的。值得一提的是,布加替尼的风险比(HR)为 0.49(意味着两种药物的生存曲线很早就分开,新药疗效明显提升)也说明了布加替尼的有效性是值得肯定的。

 

图1  ALTA-1L研究最新PFS数据

 

 
 
 
 

颅内转移PFS、ORR显著延长

 

对基线脑转移的患者,布加替尼体现了卓越的疗效,PFS的HR仅为0.31,布加替尼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24个月,两年无进展生存期更是达到了48%;而克挫替尼的mPFS为5.6个月。

 

图2  BIRC评估的颅内转移PFS数据

 

独立评审委员会(BIRC)评估的布加替尼的客观缓解率(ORR)为71%, 克唑替尼的ORR为60%。确认的颅内可测量病灶ORR分别为78%(布加替尼)与29%(克唑替尼)。体现了布加替尼相比克唑替尼治疗脑转移患者的显著优势

 

 
 
 
 

OS旗鼓相当

 

作为次要终点的总生存期(OS)依然不成熟,可能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。截止目前,两组治疗的总生存率相近,部分原因在于接受克唑替尼的患者耐药后,有44%的比例转到布加替尼组继续治疗。目前两组的OS数据旗鼓相当,不会有显著差别。

 

图3  ALTA-1L研究最新的OS数据

 

 
 
 
 

安全性良好

 

安全性方面,布加替尼耐受性良好,没有新的副作用发现,主要为血肌酐磷酸酶(24.3%)、脂肪酶(14.0%)和高血压(11.8%)的升高,如之前的报道一致。

 

 

布加替尼与阿来替尼一线治疗难分伯仲,二线及后线治疗布加替尼更有优势

 

众所周知,阿来替尼与布加替尼都是两款针对ALK阳性患者的神药,那么一线治疗究竟先选择布加替尼,还是阿来替尼呢?还是用药效来说话有底气。

 

在ALEX研究中,研究者评估的阿来替尼中位PFS长达34.8个月,在亚洲人群中疗效更加突出,死亡风险降低57%。

 

图4  阿来替尼一线治疗的PFS数据

 

通过对ALTA-1L和ALEX研究进行数据结果对比可知:

 

1)布加替尼入组的患者先前可以接受过化疗,而阿来替尼入组的患者是单纯的初治,先前接受过化疗并没有影响布加替尼给患者带来的显著获益,而阿来替尼入组的患者没有接受过化疗,从这个角度看布加替尼和阿来替尼的疗效基本接近。

 

2)在不良事件引起的治疗变动上,因副作用引起的终止给药比例接近,但阿来替尼组的间质性肺炎/肺炎及剂量下调的比例更低,略微安全些。

 

3)不管有无脑转移,相比克唑替尼,布加替尼都显著改善PFS,其中基线脑转移的患者获益更显著。阿来替尼则相反,基线脑转移患者与无脑转移的患者相比,初始状态没有脑转移的患者效果更好。

 

图5  两种药物由于不良事件引起的治疗变化的比较

图6  阿来替尼与布加替尼的疗效对比

 

通过比较,我们发现一线治疗阶段,阿来替尼与布加替尼难分伯仲,在药效相近的情况下,价格和药物可及性可能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。

 

在二线和后线治疗阶段,情况却有所不同。对阿来替尼耐药的患者,布加替尼仍然有可观的响应,而布加替尼耐药后,使用阿来替尼的几乎很难见效。与阿来替尼相比,布加替尼在后线治疗中展现出独特优势。

 

总之,众多的优势让布加替尼成为治疗ALK阳性药物中的佼佼者,也成为了ALK阳性NSCLC患者的一线和多线治疗选择。

 

越来越多的ALK靶向药,让ALK阳性晚期NSCLC有了成为慢性病的可能,让我们一起心怀希望,共同抗癌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参考文献:

Brigatinib vs crizotinib in patients with ALK inhibitor-naive advanced ALK+ NSCLC: Updated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I ALTA-1L trial. Ross Camidge 2109

Rudolf M. Huber et al. Brigatinib in Crizotinib-Refractory ALK+ Non–Small Cell Lung Cancer: 2-Year Followup on Systemic and Intracranial Outcomes in the Phase 2 ALTA Trial. 2019